涂嶺鎮路口村——紅色的老區基點村

2019-11-15 16:12:23 來源: 泉州企業家雜志

0瀏覽 評論0

題記:

70 年波瀾壯闊,70 年風雨征程,新中國建立的不朽歷史功勛,足以告慰先輩,足以昭告世界。在那些波瀾壯闊的后面,在那些風雨征程之中,人們一定不會忘記,為新中國成立而默默犧牲、默默付出的人們。

今天,本刊特地摘選涂嶺鎮路口村——老區基點村的革命史略,讓我們借著這些樸素的文字,重溫革命早期的艱苦與卓絕。

涂嶺鎮路口村——紅色的老區基點村

涂嶺鎮路口村——紅色的老區基點村

泉港區涂嶺鎮是一個老區鎮,全鎮 21 個行政村均是革命老區基點村。路口村是其中的代表之一,1983 年8 月 12 日,福建省政府確認路口村為革命老區基點村。

路口村位于福廈線驛峰路入口處,是福廈線與惠北通往惠東的天然交叉點,地理位置十分特殊。民主革命時期路口村是地下革命的重要交通站,是中共地下組織開展革命活動較早、堅持時間較長、受波折較多,為革命斗爭事業作出較大貢獻的堡壘村之一。

(一)

路口村人多地少,土地瘠薄,十年九旱。舊社會官府黑暗,兵連禍結,土匪為患,民不聊生。20 世紀二三十年代,村里窮苦人家有半數以上背井離鄉到廈門謀生。在那里,他們仍然生活在社會最底層,多數淪為苦力工人,受盡欺凌和壓迫。

1927 年 1 月,中共閩南臨時特委 ( 福建省委前身 ) 在漳州成立,后同年遷到廈門。給苦難深重的福建人民帶來了希望的曙光。流落在廈門的路口村有志青年,在革命浪潮的推動下,接受了黨的教育,紛紛投身革命營壘。其中,30 多人參加了赤色工會和工人糾察隊,如蘇發泉、陳興桂、陳山德、陳木、周田生、陳維生、呂好成、陳心玉、陳友德、陳達才、陳春桂、朱水蓮以及曾水玉、陳淑美夫婦等。后來參加共產黨的有蘇發全(省委工運部部長)、陳興桂(省委秘密印刷所負責人 )、陳木、周田生、陳維生 5 人,

他們在省委書記羅明和軍事委員陶鑄等同志的直接領導下,積極參加反帝、反封建的斗爭,組織“同勵社”宣傳共產黨的主張和革命道理,團結更多的旅廈鄉親和工人群眾向反動派展開了抗爭,攻打臺灣公館,攻打會審公堂、鹽務局,參加陶鑄同志親自領導的 1930 年 5 月“廈門劫獄”斗爭,為革命無私奉獻,不怕犧牲,譜寫了一曲曲壯麗的篇章。其中為革命壯烈犧牲的有:蘇發全(1957年1月22日被廈門市委正式追認為革命烈士)、陳心玉;蒙受牢獄之災的有蘇能全、蘇保全、曾水玉、 陳淑美等。   

同時,路口旅廈鄉親經常往返于故鄉之間,把馬克思主義播撒在家鄉的土地上,也同時點燃了路口村的革命火種。

(二)

1926 年冬,中共惠安臨時縣委成立,并在涂嶺地區發動土地革命,開展農民運動。中共涂嶺區委領導人吳敦仁、吳國珍等同志親自到路口村組織秘密農會,建立農民武裝,發起反抗“包捐”“包稅”的斗爭。在區委領導下,路口農民參加進城奪回軍閥控制的“惠洛”公路權的斗爭,參加涂嶺農民自衛軍武裝抗捐的多次戰斗,在鄉村發起禁煙禁賭、打擊土匪、懲治惡霸及抗擊一切封建陋習的革命行動,一時成了涂嶺一隅革命火焰燃燒最熾烈的鄉村之一。

1930 年 5 月,在廈門的陳興桂同志因省委秘密印刷所遭破壞,受到反動當局的緝捕,羅明、陶鑄等同志安排他回鄉參加泉州地區地下斗爭的領導工作。陳興桂同泉州特委、惠安縣委接上關系后,立即著手成立了路口地下黨支部并親任書記,黨員有陳木、周田生、陳山德等。支部成立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抓緊整頓和擴大武裝隊伍,在路口組建農民自衛軍的一個營,由陳木同志負責,營員來自路口、模柄、驛坂、后吳等地共有150多人。同時,在朱水蓮家舊厝成立“青年俱樂部”,在 周鄰幾個村辦起農民夜校,建立婦女會(負責人朱水蓮)、少先隊 ( 負責人陳虎成、陳錦法、蘇溪柏、陳振輝 ) 等組織,把廣大群眾團結在黨的周圍,廣泛開展革命活動,宣傳黨的路線、方針、政策,帶領人民群眾進行反帝反封建和反動統治的斗爭,取得了一個又一個勝利。

(三)

隨著土地革命斗爭的深入發展,1930年7月下旬,中共泉州特委和惠安縣委在惠安縣胡埭頭村胡文炳家召開會議,省委書記羅明參加,陳平山同志主持了這次會議,確定惠北以涂嶺為中心,惠東以后洋為中心舉行惠安武裝暴動,奪取反動政權。會議推舉陳興桂為惠安縣蘇維埃政府籌備委員會主席、陳冬水、陳琨為副主席。同時,成立福建紅軍獨立第一師兩個團的建制,陳平山任總指揮兼紅一團團長、政委。惠北為第一團3個營9個連的紅軍隊伍,路口村陳木為第一營營長。會后,特 委和縣委領導人在極端秘密的情況下分頭行動,緊鑼密鼓地做暴動的思想發動和組織準備,地下黨領導人陳平山,藍飛鶴、吳敦仁、吳國珍以及陳興桂、陳冬水等同志都先后來到路口村,以青年俱樂部為據點,宣傳黨的主張,組織部署這場斗爭。

在這場震撼八閩大地的嚴峻斗爭中,路口人民始終英勇地沖在斗爭的最前列:

1. 暴動前夕。1930年7月6日 ( 農歷六月十一日 ),路口、涂嶺、前歐、“十八鄉”的前燒、三朱等近千名農民武裝打掉了汪柴水匪軍駐菱溪的一個連,掃除了惠安暴動后紅軍通往三坪游擊根據地的障礙。在社莊嶺戰斗中,特委領導藍飛鶴、縣委老許 ( 楊道平、長汀人 )、吳敦仁、陳興桂、陳冬水以及吳國珍都親臨前線,負責全面組織和指揮。雖然朱成吉烈士在指揮戰斗中壯烈犧牲,但斗爭取得了全勝,它揭開了惠安暴動的序幕。

2. 暴動期間。1930年9月14日,紅一團3個營500多名紅軍戰士在陳平山同志親自率領下,在涂嶺恒德寺集結誓師后,15日凌晨進攻惠楓車站地霸陳速生的武裝據點,展開了激烈的戰斗,路口村參加暴動的有陳興桂、陳木等34人。這次暴動雖因風聲走漏敵人早有戒備,久攻不下而自動撤回,但也從根本上動搖了國民黨在涂嶺的反動統治,受暴動震懾的地主陳速生于18日倉惶外逃,涂嶺偽鄉政權從此一蹶不振。

3. 暴動后,黨的領導人藍飛鶴、陳平山、吳敦仁、陳琨、林權民等同志先后慘遭殺害,白色恐怖籠罩整個惠安。當時,盤據惠西的悍匪汪漢民也派匪兵圍剿路口,迫害紅軍家屬,搶掠財物勒索賠款1000銀元。暴動活動聯絡員陳傳生被迫外逃他鄉,其愛人臨產血崩未能及時救治,母嬰俱逝,家產也被洗劫一空。為打擊敵人的囂張氣焰,陳興桂同志派陳來興到廈門約請旅廈工人糾察隊員、路口村民陳心玉、陳山德、何良水、張江南等來村,謀劃伏擊汪匪的事務長陳 XX,后在西坑村設伏中因槍械失靈伏擊未果,但也足令汪匪膽寒。

(四)

暴動失敗后,路口村一大批骨干分子回廈門繼續堅持斗爭。革命活動一時處于低湖,但久經斗爭鍛煉的路口群眾并未喪失革命意志,而是更加堅定地與敵展開周旋。其時,黨的許多領導人來惠調研、檢查工作仍以路口為棲身據點,如惠安特支書記曹海、泉州特委書記許義和、省委巡視員陳文瀾、虞某等都在路口隱蔽,受到很好的保護和接待。1930年12月,反動派懸賞五百大洋緝捕藍飛鳳同志,身患重病的藍飛鳳在路口婦女會主任朱水蓮家中隱蔽了1個多月,得到了細心照料和保護。白色恐怖中的路口村革命群眾始終對黨的事業赤膽忠心、堅貞不渝。   

1931年2月陳興桂與病愈后的藍飛鳳到莆田、上海等地尋找黨組織,因染霍亂,滯留在沈家門。1932年“閩變”后,陳興桂病愈后回到家鄉,立即與惠安縣委曹海等同志取得朕系,在家鄉興辦免費高山小學、兒童夜校、成人民校,開辦流動培訓班,教員有陳興桂、蘇能泉、陳達才、許錦 ( 前燒人 ) 等。同時重建青年俱樂部,利用這些陣地宣傳革命,開展思想政治工作。陳興桂還在五里松、花園、菱溪、墓奄等村恢復和重建秘密農會、婦女會、訓練青壯年積極分子。黨的領導朱漢膺、唐言福、蔡協民等也來此活動。路口村在白色鐵幕下仍然為我黨的一個紅色根據地。惠安特支書記曹海在路口坐鎮指揮收編地方民軍的工作。1934年12月,因土匪陳春李出賣,曹海在花園村不幸被捕,后犧牲在獄中。此后,反動當局更加密切注視著路口村的一舉一動,斗爭更加困難。盡管如此,路口的革命者始終沒有退縮,沒有頹廢變節和落伍。從抗戰時期直至惠安解放,該村革命火種不滅,輩有新人出。

路口村堅持地下斗爭幾十年,始終高舉革命大旗,他們有堅定的共產主義信念,不畏強暴,不屈不撓地為之奮斗,不怕犧牲的革命精神,永遠值得學習。(本文為王志忠根據黨史資料搜集整理)

注:為弘揚紅色路口的革命傳統,本刊擬于近期推出《紅色路口》特刊,專題介紹路口村的光榮革命歷史。敬請期待。

[責任編輯:林春婷]

相關閱讀

批发鞭炮赚钱么